模擬賽車,嗨跑,賽車模擬器,模擬器
<span id="nz7hx"><video id="nz7hx"><ruby id="nz7hx"></ruby></video></span>
<th id="nz7hx"></th>
<th id="nz7hx"></th>
<progress id="nz7hx"></progress>
<th id="nz7hx"></th>
<span id="nz7hx"></span>
<span id="nz7hx"><video id="nz7hx"></video></span>
<th id="nz7hx"><noframes id="nz7hx"><span id="nz7hx"></span><span id="nz7hx"><video id="nz7hx"><strike id="nz7hx"></strike></video></span>
<strike id="nz7hx"><noframes id="nz7hx">
<span id="nz7hx"><video id="nz7hx"></video></span>
<th id="nz7hx"></th>
<th id="nz7hx"><video id="nz7hx"><span id="nz7hx"></span></video></th>
<span id="nz7hx"></span>
<progress id="nz7hx"><noframes id="nz7hx">
<th id="nz7hx"></th>
<strike id="nz7hx"></strike>
<span id="nz7hx"><video id="nz7hx"></video></span>
<span id="nz7hx"><video id="nz7hx"></video></span>
<progress id="nz7hx"><video id="nz7hx"></video></progress>
<span id="nz7hx"><noframes id="nz7hx">
<span id="nz7hx"></span>
<span id="nz7hx"><video id="nz7hx"></video></span>
<dl id="nz7hx"><address id="nz7hx"><progress id="nz7hx"></progress></address></dl><strike id="nz7hx"><video id="nz7hx"></video></strike>
<th id="nz7hx"></th>
首頁 / 近期文章 / 嗨跑學院 / 賽車知識 / 賽車規則第一章:你總是要留一點空間!

賽車規則第一章:你總是要留一點空間!

轉載自賽道時光,原文鏈接


本文出自著名賽車博客f1metrics,雖然時隔將近兩年,但是依然在f1metrics非常火爆,它先從理論入手,深入分析了在賽車的過程中應該遵守的規則,比如在直道進行進攻或者防守應當遵守什么樣的規則,在彎道的時候又有什么樣的潛規則需要遵守。最后列舉了幾個真實的案例。希望通過此文,車迷能夠對于賽車出現的碰撞,在劃定責任方面有更進一步的認知。

由于原文篇幅相當之長,譯者準備將此文分為相對獨立的三個章節,此文就是第一章節——你總是要留一點空間!描述了在直道上進攻或者防守應該遵守怎樣的規則,其中包括了著名的一次變線規則。

———-

F1車迷近期在熱熱鬧鬧的羅斯伯格和漢密爾頓在2014賽季斯帕站的碰撞。從這些討論中可以看到,有很多車迷對賽車的規則知之甚少,或者對哪種場景應該運用哪種規則感到困惑。這并不令人感到震驚,因為賽車規則非常復雜,而且充滿了灰色地帶,并且只有一份晦澀的FIA賽會規則可以參考。賽會的規則制定者很少有和車迷進行溝通并對這些規則進行澄清,我也不能在網上找到全面的指南。

在討論羅斯伯格和漢密爾頓的事故之前,我們需要對賽車規則有全面的理解。在把羅斯伯格和漢密爾頓今年的碰撞作為一個案例來研究之前,我會闡述規則該如何應用在賽道上最常見的場景。這些分析不像我之前所做的數學分析,但是我認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話題。

在這篇文章里面,我會參考這些年來讀過的許多材料或者公開的材料,包括F1以及其他賽車運動的賽事規則,那些有經驗的F1權威人士的共識,還有職業車手的諸多見解。一旦你有評估彎道擁有權的基礎,那將會很容易來對比以及討論不同事故的細節了。

“你總是要留一點空間!”

1

讓我們來討論一個有可能是最簡單的案例:兩位車手在直道上爭奪。

  1. 一次變線規則

當一位車手在直道上完全領先另外一位車手的時候,他們可以在一個方向進行變線這次變線只要是在賽道范圍內,可以是任何幅度,并且這次變線可以根據車手的喜好可以盡可能慢也可以盡可能快。他們可以突然閃到一邊,或者可以在整個大直道慢慢的橫穿賽道。這個規則是賽會規則的20.4:

20.4 任何車手在剎車區前的直道上防守位置的時候,可以在他的第一次變線的時候利用整個賽道的寬度,只要嘗試超越他的后車沒有明顯部分處在他的旁邊。當以這種方式防守的車手在沒有正當理由的情況下不可駛出賽道。

f1_one_move

在直道上不止一次的變線被稱為迂回行進,這種方式是不允許的。這是賽會規則的20.3:

20.3 通過不止一次的變線來進行防守是不被允許的。

f1_two_moves

一次變線規則不管是在車手嘗試阻礙進攻者還是防止進攻者吃尾流都是要遵守的。后者的先例是2010年馬來西亞大獎賽漢密爾頓在維塔利·佩特羅夫前迂回行進,漢密爾頓因此遭受了賽會干事的警告。

當防守者在進行一次變線的時候,進攻者的距離以及接近速度也會被賽會干事考慮。如果進攻者以非常快的速度接近并且只以短暫的距離跟隨,那么他們可能沒有時間來逃避防守者進行一次阻擋其行車線路的突然變線。賽會干事可以根據賽會規則20.5自行判定是否需要對此種防守變線進行懲罰。

20.5 不能通過有耍花招嫌疑的方式阻礙其他車手,比如故意將車子擠出賽道或者其他非常規的變線。

  1. 將一次變線用到極致

一次變線規則看起來非常清晰明了,沒有灰色地帶可以利用。然而,車手經常對此規則進行“彎曲”,聲稱第2次變線是緊接著直道后面彎道賽車線路的一部分。這里有兩種情況。

第1種情況是防守車手第一次變線到內線,然后再拉到賽道的外線以便在入彎的時候獲得了一個更加合適的賽車線路。

f1_two_moves_outside

這樣的走線非常常見,并且被認為是可以接受的方式,但是有一點需要注意:當防守車手拉到外線的時候,他們必須要在他們自己和賽道邊緣之間至少留足一個車身的寬度,以便讓進攻者有機會行走在更加靠外的地方。賽事規則20.3條款描述了這條規則,在2011年意大利大獎賽舒馬赫對漢密爾頓具有爭議的防守之后得到了正式澄清

20.3 之前為了防守位置而離開賽車線路的車手在回到賽車線路準備入彎的時候,需要在他自己的車子和賽道邊緣之間至少留足一個車身的寬度。

第二種情況是防守車手首先走到外線,然后突然回到內線,這樣就在直道走出了一個彎曲的線路。一個著名的例子是在1995年比利時大獎賽中,邁克爾·舒馬赫在Raidillion和Kemmel之間對達蒙·希爾的防守。

schumi_belgium_combo

舒馬赫首先挪到左邊來阻礙希爾,接著馬上回到右邊來占據內線以便通過Kemmel彎。

f1_two_moves_inside_2

 

這是一次變線還是兩次變線?這其實是一個比較邊緣的案例,因為像Kemmel這樣的彎道很平緩,幾乎可以當作是直道的一部分,很像摩納哥的開始/結束“直道”。這讓防守車手很難判斷他們是否需要開往傳統意義上的彎心,但是這個案例很明顯具有爭議性。這是第一個(但不是最后一個)我們看到規則中理論上的灰色地帶。

  1. 和其他車子并排競技

當一個車手在直道上完全處在另外一個車手前面的時候,兩者都可以在賽道寬度內自由變線。但是當兩車存在重疊的時候,情況就不一樣了,因為橫向的移動可能會導致碰撞。如果某車有任何部分處在對方車子的旁邊,兩位車手都必須遵守對方車子所占用的空間。不管誰在前面,或者在前面有多遠,他們都不得朝另外一輛車子的方面變線。兩位車手都有權利自由的以直線方式繼續駕駛。賽事規則20.4描述了這一規則。

20.4 車手在直道上的剎車區前進行防守的時候,如果嘗試超車的車子沒有顯著的部分在他的車子旁邊,可以在第一次變線的時候使用賽道的完整寬度。為了避免疑慮,如果嘗試超車的車子的前翼的任何部分在前面車子后輪的旁邊也會被視作“顯著部分”。

f1_straight_alongside

2010年土耳其大獎賽塞巴斯蒂安·維特爾駕車撞擊馬克·韋伯的情形違反了此規則,因為這次變線發生在剎車區或者彎道前的直道,維特爾完全是錯的。

理論上來講,兩位車手可能會同時進行變線,導致兩車線路相交。在這種情況下,兩位車手都負有責任,但是實際上同時變線的情況非常罕見。

在直道上對其他車手進行非常激進的攻擊行為是不被允許的,比如2010年匈牙利大獎賽邁克爾·舒馬赫對魯本斯·巴里切羅所做的事情。理論上來說,突然將車開向另外一位車手不會強迫他們更改線路,但是由于人類的本能反應,這通常會導致躲避效應。那么多么激進才算是激進?這是一個被賽會規則含糊不清的20.5規則所覆蓋的灰色地帶。

20.5 通過有耍花招嫌疑的方式阻礙其他車手,比如故意將車子擠出賽道邊緣之外或者其他任何不尋常變線,都是不被允許的。

  1. 進入剎車區

在直道上,如果防守車手完全處在進攻車手的前面,他們有權利自由改變方向,甚至可以使用整個賽道寬度。但是當處在彎道前的剎車區或者即將進入剎車區的時候,防守車手不再具備此權利。恰好在剎車區前或者剎車區突然改變方向是極度危險的,因為這會使得進攻車手沒有可去的地方。這條規則沒有在FIA賽會規則中顯式規定,但是被當作賽會規則20.5中的“非常規變線”。

20.5 通過有耍花招嫌疑的方式阻礙其他車手,比如故意將車子擠出賽道邊緣之外或者其他任何不尋常變線,都是不被允許的。

很顯然在剎車區有一些變線是允許的——最優的賽車線通常會涉及到晚剎車(trail-braking)——所以是由賽會干事來決定什么才是“不尋常”的變線。在2014年加拿大大獎賽賽吉奧·佩雷茲和費利佩·馬薩的案例中,賽會干事認為佩雷茲在剎車區中做了一個不尋常的長距離變線。這是一個特別難以定奪的案例,在剎車下正常的線路是向右彎曲,兩位車手都沒有行駛在相同曲率的線路上(兩位車手都至少有一次改變了方向盤的角度)。但是,通過仔細的分析(由reddit用戶d3agl3uk發表,如下圖)可以發現,在剎車區,佩雷茲嚴重的偏離了正常線路。

warrencommision

 

(譯注:圖文英文翻譯如下:

不管這個觀點如何,我希望通過這張圖片可以給你提供更多信息以便形成一個更好的觀點。我的觀點是,如果佩雷茲保持他的行車線路,那么就不會造成碰撞。如果他看了他的后視鏡,那么他就會知道對維特爾發動進攻是不安全的。感謝你的閱讀。

#6:這一幀顯示了佩雷茲往馬薩的方向進行了多長距離的變線。如果你再對比#3,可以發現佩雷茲已經完全偏移到了馬薩的線路上。可以看看他的車子相對賽道邊上白線的距離。除非佩雷茲想通過晚剎車超越維特爾,否則他沒有任何理由偏離他的行車線路。不管如何,在這次變線中,他都沒有看他的后視鏡并且造成了一次碰撞。

#5:這是他們發生碰撞前的最后一幀。如果對比他和維特爾的線路(后者一直保持著他的行車線路),你可以看到馬薩在即將發生碰撞之前進行了變線。從佩雷茲開始變線到發生碰撞大概花費了1.2秒。

#4:這是佩雷茲開始變線的地方。在此之前,佩雷茲的線路和維特爾的仍然保持一致。通過兩條橙色的線路,你可以看到他應該采取的行車線路以及他實際上的行車線路之間的區別。

#3:佩雷茲在此時最為接近賽道邊緣。當佩雷茲愈發接近賽道邊緣的時候,馬薩離賽道邊緣更遠了。很明顯,(馬薩)離佩雷茲很近了。馬薩此時出現在佩雷茲的后視鏡中。請看P3&M3。

#2:佩雷茲仍然跑在行車線上,并且比P1更加接近賽道邊緣。馬薩相比佩雷茲向左偏移了一點,但是仍然在往右進入1號彎。

#1:維特爾自己一個人駕駛。他完全遵守了行車線路。佩雷茲也是在遵守他的行車線路,但是比維特爾速度要快。馬薩速度最快,并且已經準備好通過晚剎車來超越佩雷茲。

剎車測試Brake-testing?,比如比正常剎車更早進行剎車,導致后面的車手采取躲避行動或者發生碰撞)也是非常危險并且不可取的,但是FIA賽會規則并沒有顯式的提及此情況。

———-

FIA對直道上的規則規定的相對比較清楚,然而,如果一旦進入彎道,FIA賽事規則幾乎沒有什么規定,除了車手必須處在賽道之內。那么在彎道中該如何更好的進行進攻與防守呢?其實這里面基本都是一些“潛規則”,敬請期待第2章節——誰擁有賽車線路?讓我們來一探究竟。

(譯者:一天 本文經f1metrics授權翻譯 未經允許 謝絕轉載)

 


掃描以下二維碼關注賽道時光微信公眾號(賽道時光:circday)

推薦

模擬賽車入門導讀(第五章)——初賽準備

在第五章,我們主要說說第一次上賽道之前的準備工作

發表評論

青海快3